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连二排的博客

有时间欢迎大家来这里坐坐,说说心里话什么的.大家共享

 
 
 

日志

 
 

王念祥人物专访 王春立转发  

2014-07-27 12:1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各位亲爱的同学,感谢你们多年来对我家先生王念祥的支持和厚爱,最近《光明日报》、《京华时报》、《北京青年报》分别刊登了对王念祥的人物专访,现转发两篇文章,请大家得闲阅览。王春立

書之歲華﹐其曰可讀

──王念祥其人其書

李採月 殷燕召《 光明日報 》( 2014年07月25日   05 版)
王念祥人物专访             王春立转发 - 三连二排 - 三连二排的博客
王念祥人物专访             王春立转发 - 三连二排 - 三连二排的博客
《左圖且書右琴與壺》
王念祥人物专访             王春立转发 - 三连二排 - 三连二排的博客
《半坡陶魚紋》

金石為宗

 

    初夏午後﹐暑氣漫過街道﹐如約拜訪王念祥先生。一開門﹐古樸清雅之氣即刻將先前的浮躁一掃而空﹐室內的光亮淡而不昏﹐人的心也慢慢平靜了下來。

 

    初見王念祥﹐樸素﹐真誠﹐和藹。幾句寒暄後﹐在裊裊的茶煙中﹐他將自家書畫之事娓娓道來。

 

    1956年﹐也正值暑夏﹐王念祥生於北京一戶醫道世家﹐其祖父王益三師承清末名醫王旭初﹐而後則以醫道精妙名冠京城。舅爺李敬軒民國初年創辦古玩城﹐是當年享譽盛名的珠寶店“青山居”的主人。而幼時將家中“祖母綠”當彈珠玩耍﹐天真爛漫之際﹐成為王念祥童年的美好回憶。

 

    七八歲時﹐王念祥便開始喜愛書法﹐始學顏真卿﹐愛其寬厚充盈﹐然終嫌其肥碩﹐後又習柳公權﹐舒展婉約間﹐又覺缺少書卷氣。

 

    束發以後﹐王念祥移學歐陽詢﹑褚遂良﹐認為其書淡遠含蓄﹐張弛有度﹐一時間愛不釋手。漸長﹐研習漢隸﹐不取《張遷》《曹全》諸碑端莊秀麗之格﹐偏愛《華山》《鮮于璜》《張景》《景君》《魯俊》《衡方》等雄渾遒勁﹑斑駁風蝕一路﹐臨摹撰寫﹐自感書藝大勝於前。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王念祥一路追隨書法之源端﹐遍臨鐘鼎籀篆﹐尤其鍾情于《毛公鼎》《散氏盤》﹐反復玩味﹐漸入佳境。偶讀《秦漢瓦當圖錄》﹐被其字形之怪﹑之圓深深吸引﹐軟中帶硬﹐奇妙古拙﹐變化無窮﹐王念祥將其視為書法藝術之特體﹐揣摩創衍﹐書寫不倦。

 

    一日深夜﹐王念祥在小院中寫文練字﹐酣暢之際﹐突覺圓渾硬朗之字體凸顯﹐仿佛懸于紙稿之上﹐浮於筆墨之間。念及此﹐他驀自沉思﹐“書家常用‘屋漏痕’來形容書法流線的自然通暢之美。明清年間﹐學者以‘金石味’稱頌書法蒼古樸厚﹐明代豐坊有雲﹐‘古大家之書﹐必通篆籀﹐然後結構淳古﹐使轉勁逸。’我頓覺篆刻可與書法融合為一﹐於是將金石與篆刻參同並和﹐衍為書法。”

 

    好友張善文曾說﹐“此君獨創‘金石書體’﹐運筆如運刀”。

 

    一幅《左圖且書右琴與壺》書法清雅﹐意態淡遠﹐引起筆者注意。“採江之魚兮﹐朝船有鱸。採江之蔬兮﹐暮筐有蒲。左圖且書﹐右琴與壺。壽歟夭歟﹐貴歟賤歟。”這首唐代陸龜蒙的樂府詩﹐意境超凡脫俗﹐于山野水鄉間流連忘返﹐了卻君王富貴之事。

 

    王念祥一心意與古會﹐以金石為宗﹐以篆刻寓體﹐追溯遠古之跡﹐踏尋書畫之源。

 

乘興而往

 

    在書法上﹐王念祥循歷史長河逆流而上﹐然而他並無特定的目標和要求﹐“不過是自然而然﹐乘興而往”。

 

    張善文評價王念祥﹐“旁人治學﹐或注重師承學派﹐或追攀時尚潮流。念祥則不然。他主張非主流﹑非結社﹑非師承﹐天馬行空﹐獨往獨來。”

 

    “功夫在詩外﹐字亦如此。”王念祥感慨道﹐“承襲古之書法﹐要把握傳統文化之精髓﹐開明通達。”

 

    於是﹐在書法之外﹐王念祥任由自己的興趣使然﹐凡喜愛的便深刻鑽研。

 

    王念祥喜好收藏﹐明清傢具雕件﹑古硯臺﹑舊剪紙﹑老印章﹑字畫﹑陶瓷等等﹐或誠訪于市﹐或友人贈之。不過﹐他的收藏並非止于“玩物”﹐而是用於著述﹐《明式傢具雕刻藝術》《中國古硯譜》《民間老剪紙》《古畫觀止》等﹐無不承載著他的心血。

 

    環顧王念祥的居室﹐整潔之餘﹐頗具匠心﹐倚在牆角的幾件木雕﹐擺放得看似漫不經心﹐殊不知這是他最為得意之處。

 

    王念祥最先感興趣的是明式傢具。明式傢具在宋元傢具的基礎上發展起來﹐是以花梨木﹑紫檀木﹑紅木﹑鐵力木等為主要材質的硬木傢具﹐因其製作主要在明代﹐故稱“明式傢具”﹐其在工藝﹑造型﹑選材﹑結構上獨樹一幟﹐可謂古代傢具史上的高峰。

 

    “早年的傢具收藏規模小﹐因為房間太小﹐才十幾平方米”王念祥回憶道﹐“後來去了工藝美術出版社﹐審美能力漸漸提昇﹐收藏也慢慢變得精到起來。”

 

    王念祥說﹐他的收藏最初並無目的﹐純粹出於好玩﹐不談價值﹐更別說功利的想法了。即便如此﹐他的收藏功底還是得到了同行的讚賞﹐一位友人曾戲稱其“獨具‘毒眼’”﹐而他也“堂而皇之”地接受這一稱呼。

 

    有一次﹐王念祥受邀去北京一位據稱“玩”古硯十多年的老手家裡觀賞切磋﹐可一看才發現那些所謂的“古硯”都是新的﹐不免失望嘆息。

 

    佳硯難尋啊。臨走之際﹐王念祥忽然在牆角一隅發現了一方硯﹐定睛觀看﹐正是久負盛名的蘭亭硯。

 

    王念祥回憶當時的情景﹐“方硯器形很大﹐硯面刻樓臺亭閣﹐亭子裡是王羲之正提筆寫文﹔四周竹林環繞﹐硯池中便是曲水流觴﹐坐中佳士酒意正酣﹐形態各異﹐栩栩如生﹔硯臺背面是《蘭亭序》﹐雕刻尤為精到﹐令人過目不忘。”

 

    在編寫《民間老剪紙》時﹐王念祥為收集資料﹐各地奔走﹐考察訪問剪紙之鄉﹐求訪民間剪紙藝人及藏家。“中國民間傳統節日﹐無一例外地與剪紙聯繫在一起﹐如除夕剪灶君﹑春節剪窗花﹑過年剪門箋﹑元宵剪燈花﹑端午剪除五毒﹑重陽剪高糕等。我通過收集‘兩河一區’的民間老剪紙﹐整理了傳統民俗與剪紙藝術的內在關係﹐揭示了民間剪紙的文化意蘊﹐尋到了民俗文化之根。”收藏之精﹐用心之深﹐令人佩服。

 

    王念祥喜飲酒﹐每逢嘉賓遠至﹐總欲暢飲開懷。而平日裡﹐他卻一碗茶﹑一卷書﹐陶冶終日﹐其樂融融。

 

    “茫茫宇宙一蒼鷹”﹐王念祥這樣定位自己的人生﹐豪邁不羈間不失淡泊明志。

 

寄予希望

 

    王念祥做學問勤勉踏實﹐從其出書之多﹑著述之精就可見一斑。他對傳統文化的堅守﹐對古樸風格的執著﹐讓人恍惚間感受到時空的流轉﹐于素日喧鬧快速的節奏中突然體悟到一種深刻的定力。

 

    談話間﹐王念祥不止一次地談到對傳統﹑對源初本義的追崇。他說﹐“五四”以來﹐以硬筆代軟筆﹐由繁體入簡體﹐這無疑使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更加便利有效﹐但也無形中消減弱化掉一個核心本質的問題﹐即傳統文化何以為立﹖

 

    王念祥打趣地說﹐以簡體入書法﹐其字就如同“缺胳膊少腿”﹐跟錯別字沒什麼兩樣。“字形的發展遵循著一定的規律﹐在交流使用的過程中﹐字形也漸漸富於變化﹐但古代書法有其特有的字形格式﹐應遵循其自身形態﹐勿要自作主張。”

 

    書法﹐作為中國文化本源之一﹐更要重視其傳承﹐淵源流長的書法藝術凝結著世代文人墨客的智慧和心血。“粗則濁﹐細則瘦﹐直則剛﹐曲則美”﹐王念祥如數家珍。

 

    “書法人一定要加強基本的文化訓練﹐重視修養﹐真正傳承國學。”王念祥深感責任之重﹐他寄希望於年輕一輩﹐“要有一定的基本功﹐一步一個腳印﹐切不可好高騖遠﹐操之過急。”

 

    “現在有些人動不動就自稱大師﹐儼然大師之名如此輕巧。大師者﹐學問勝人一籌﹐德行高人一等﹐豈是帶幾個學生就能自詡的﹖”

 

    “萬里江山鴻爪遍﹐一天風月馬蹄寬”﹐王念祥的一幅字畫﹐將清代徐三庚的一方篆刻閑章寓於筆墨之間﹐增添了靈動之氣。灑脫開朗之境中尤見先生之大氣﹐其為後生之告誡﹐為學術之澄清﹐便在這一行暢然字跡間流淌而出。

 

    與王念祥交談﹐思路跟著他一路天馬行空﹐不覺已過了3個小時。臨走之際﹐他贈一幅字給我們﹐上書“穆如清風”﹐雋永悠長﹐溫和親切。

 

    出門時天降小雨﹐路邊草木已濕﹐回首望見王念祥親手種植的花草雨中含苞﹐更覺內心暢然清新。“玉壺買春﹐賞雨茆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雲初晴﹐幽鳥相逐。眠琴綠陰﹐上有飛瀑。落花無言﹐人淡如菊。書之歲華﹐其曰可讀。”此之謂先生也。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