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连二排的博客

有时间欢迎大家来这里坐坐,说说心里话什么的.大家共享

 
 
 

日志

 
 

媒体盘点近期雷人官话 “跟政府作对就是恶”居首  

2010-10-19 12:1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西都市报10月19日讯 最近,有些官员频出雷人之语,让网友愕然。有网友说,重庆江津区区委书记王银峰的“跟政府作对就是恶”言论是“最恐怖的官话”,宜黄县官员的“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的言论是“最无耻的官话”……

最冷酷

中国须忍受更高的物价上涨率,现在加息难以控制通胀,且会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国家发改委官员

最无耻

“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山西宜黄官员

最恐怖

“跟政府作对就是恶”。——重庆江津区区委书记王银峰

官话凶猛

比如,阶梯电价。《关于居民生活用电实行阶梯电价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公布后,引起各方关注。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曹长庆认为,实施阶梯电价的出发点是促进节能减排,节能减排的目的是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10月13日《中国青年报》)

曹司长这话本来没有多少问题,如果实行合理的阶梯电价,真的能够达到节能减排的效果的话,确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受益者。但这只是如果而已。问题有三:其一,这个标准的阶梯电价,到底合理与否?为什么给人的感觉是变相涨价?实行阶梯电价之后真能节能减排吗?其二,这“人人受益”能让人接受吗?公众多交了钱,损了益,只不过是为了换取“节能减排”的收益,而电力部门挣了钱,垄断福利更加高涨,同时也会收到“节能减排”的好处,那让人心理如何能够平衡?其三,如果说一个涨价方案,其目的是为了节能减排之后“人人受益”,那么,为什么不减少公车,不减少三公消费?这更是人人受益的方案。缘何这样的政策迟迟不能出台,或者出台之后又变形、反弹呢?

所以,这“人人受益”说得轻便,只不过是有着官僚腔,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调门虽高,但很难让人坦然接受。

如果说,上述官话,只是调门高的话,发改委官员关于要老百姓忍受通胀压力的话,则有些冷酷。10月13日,发改委专家称,中国须忍受更高的物价上涨率,现在加息难以控制通胀,且会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10月14日《南方都市报》)

不错,通胀只是一种经济现象,但老百姓普遍感到,并没有平等地分享改革的收益。“物价上涨”完成了“民”与“国”的利益再分配,宏观经济指标上去了,百姓承受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让老百姓来承受通胀的压力,话说得轻巧,但在忍受之后的民生艰难,专家能否感同身

受?类似的话,还有“用高房价来控制城市人口膨胀”论。

最无耻的官话,要算是宜黄县官员的“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不错,城市的发展是需要做大城市,需要拆迁,但这种拆迁是要在法治的框架之内,要在尽可能平等的利益博弈基础之上,以所谓的公共利益为挡箭牌,武断而蛮横地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这种强拆,只能产生罪恶,制造更多的不稳定。

最恐怖的官话,恐怕要算重庆江津区区委书记王银峰的“跟政府作对就是恶”。先是信誓旦旦地否认“风水说”,在媒体公布的录音资料中,他和开发商的对话中,就恶狠狠地祭出了这么一句雷人之语,所谓的跟政府作对,是扯大旗拉虎皮,如果政府有错,甚至是拿自己的意志来代替政府的意志,这种“恶”,岂不是欲加之罪吗?当公民的合法作为被当作“恶”的时候,那下场就可以想见了。

类似的官话还有很多。这些官话林林总总,但不是调门太高,不着边际,就是本位主义,脱离实际,要不就是站在民众利益的对立面。这种态度与亲民、爱民、利民的理念,相距甚远。这些官话,何止是让人讨嫌,也让人气沮。

可怕逻辑

“风水”论已经让人们对王银峰这个共产党人的无神论信仰产生了怀疑,对无权力边界产生了忧虑。他现在又抛出了“和政府作对就是恶”的惊人论调,已经不是让人害怕,而是让人骇怕了,更让人对他的党性、世界观、价值观产生了质疑。

虽然说出“和政府作对就是恶”这句话的只有王银峰书记,但内心这么认为、权利这么运作的党员、官员,应该不止王银峰一个。作为一个直辖市里的一个区委书记,王银峰把它说了出来,这是一个信号,是一种提醒,我们不能不予以关注,我们不能不采取措施。

折射出什么?

“是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

话”、“你是不是党员?”、“跟政府作对就是恶”这些不可思议的雷人话语从官员的口中爆出,反而折射出一种荒诞的现实。

折射出这么几个问题:一是不知宪法和法律为何物,以权自恃,蔑视、践踏公民权利;二是执政理念异化,老子天下第一,认为本官就是政府;三是不信苍生信“风水”,刚愎自用,以土霸王自居。一句话,其中透出的是,权力的极度傲慢与病态般的张狂!

根源何在?

雷语频发的根源只能从制度上找,从官员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环境中去找。大概除了最基层的村官们之外,中国的官员无一不是由上级任命的,这也就决定了他们具备了对平头百姓们说雷语的基本条件。说几句又怎么了?糊弄你又怎么了?只要上级高兴,我照样升官,照样发财。如果不幸而被舆论曝光,让上级脸上无光,才变得问题严重。如果事情真的发展至此,也不过揭示了一个更加不幸的事实:雷官雷语针对的总是老百姓,让他对上级说说看,借个豹子胆他也不敢。

而且,官员们之所以说雷人之语,往往是因为有雷人之事。如重庆那位区委书记说那个话的前提竟然是对方的房子影响了区办公楼的风水,而衡阳那位女子不去其他地方跳楼,偏偏选择其他人一般小民不敢涉足的公安局,难道没有一点隐情?公安局难道没有一点责任?

而雷人之事的背后,则是官员们欲望在没有制约的情况下扭曲与膨胀,是官员们对待民生民怨的冷漠与粗暴。而这些,我相信都并非是“高素质”官员们的本性,而是人性中的小弱点在权力的诱惑与无制约情况下被扭曲、被放大的结果。权力腐蚀人,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蚀人。只有把这些官员们的权力严格地限制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让这些官员们的升迁真正由老百姓们说了算,他们才会奉百姓如上级、如父母,也不敢再说出雷翻老百姓的话来。 据《半月谈》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